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今夜谁与你同眠6

2021-02-08 02:03:51


在极度痛苦、自虐和快感的交流电击般的袭击中,小贾慢慢地停止了一切的反抗,俏脸微红,紧咬下唇,一双秀目时而瞟我两眼,时而沉醉地闭上,双手抓住床栏上的两根细柱,双腿之间,贺国才的手指在她的阴毛中间大肆地掠夺她的美肉和浪水,在贺国才粗暴中暗含挑逗的动作下,小贾扭动着那圆润修长的大腿再次失控地发出一阵痉挛,圆滚滚的秀臀开始激烈地扭动起来。

“啊……啊………啊………疼……求你……轻点………”

“骚货,想换个温柔点的人吗?”

小贾眼神异样地看着我,嘴里只是断续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

“哦………不要………可以…………请继续对我的下面粗暴点………”

听到这话,我的鸡巴也硬了起来。

“小许,来吧。骚货已经动情了。”

我飞快地脱光衣物,躺到小贾的身边。


“姐姐,我来了。”

“………弟弟……你大哥弄死我了……”

“爽吗,贾姐?”

“……嗯……弟弟,求你不要参加进来………姐可受不了你们两人………”

“那怎么行!”贺国才说道,“今天我就是要把你送给小许,当做一份不成敬意的礼物,祝贺我们合作成功呢!”

“哦………把我当成不成敬意的礼物……弟弟,姐姐很贱的……你收不收姐姐的身体当礼物……。随你……处置的……”

小贾的语气里透出一种极端的自虐来。

贺国才把小贾推到我身边,然后从后背将小贾的白色乳罩解开。另一只手继续从小贾的屁股后抽插着小贾的肉洞。

“品一品,我老婆是不是已经差不多了?”

我与贾月影面对面地侧躺着,感受着她娇美急促地喘息,和玉体每一处微妙的颤动。在这种淫荡无比的气氛中,我终于禁不住诱惑,低下头,一口便将贾月影高挺的乳丘含到嘴里,果然,舌尖顶到了一块又硬又涨的肉豆豆。

“贾姐……你这里为什么这么硬?”

“姐姐身体就是这样……哦……姐禁不起你们两人的……挑逗……啊……”

“姐姐………你底下什么感觉?”

“烧起来一样……。姐是烂货吗?”

“贾姐不是烂货,贾姐永远是我心中最美的女人。”我用手环住了贾月影的细腰,感觉到她平滑温热的小腹在激烈地起伏中,正在逼近一次快感的巅峰,两只手捉住贾月影挺如山包的乳峰,捻摸和掐动着,头和小贾的头交颈缠绵中,在她的长长的颈部,一再地用热气呼着她的耳垂和下颌。

“你错了……。姐是烂货………姐正被后面的坏男人插弄着,啊……而且,姐………快到了!”

贺国才把贾月影推给我,自己开始脱除衣物。

“弟弟快弄………一会儿,姐又要被他玩了……姐这次要丢人了……啊……

姐要当着你的面,丢给别人了……”

贾月影只是与我紧紧拥抱着,将身体与我贴得严丝合缝,两只腿却同时并得很拢。

“小许,还是老规矩,你先来吧。”贺国才脱完衣物后,阴阳怪气地笑道。

“哦,弟……怎么是你……先来欺负姐……你知道姐已经身不由已了……你要上姐姐,姐姐只能由你上的……随便你操了……”

我听到贺国才发出了咽唾沫的声音。

我搂着贾月影,反覆地亲吻着她。可是她的双腿,还是并得死死的。

“弟……姐姐已经被你大哥弄得受不了了……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上的……下面好痒……。你真要趁你姐情乱之时…钻姐姐的空子?本来姐准备昨天给你的,可你没来,只好让你大哥给玩了,玩死了好几次,你知道吗?”

贾月影脸色红润至极,说着说着,娇媚的眼神突然透出一点异样。她推开我的脸,轻咳一声,然后再次环住我的上身,吻上了我。

我感觉她的嘴里津液满腔,正欲将舌头伸进去时,突然滑溜溜一口东西被她弄到我的嘴里。

然后贾月影一下子分开我,仰倒在贺国才的怀里,捂着嘴咭咭笑着道:“我吐了一口痰到你嘴里了,哼,谁让你昨晚上和你小姨子鬼混,噁心我来着!”

我含着那口东西,看着娇嗔难掩的贾月影,呆了一呆,马上毫不犹豫地将痰咽了进去。

贺国才和贾月影都傻了,贾月影激动至极,一下子抱住了我:“弟………这么脏的东西………姐只是开个玩笑,你………为什么要咽下去?”

贺国才也叹到:“怪不得你贾姐要爱上你,行,你小子。”

贾月影伏在我耳边,娇羞地低声说道:“今天是我的危险期,要不,你也把你的脏东西,吐到我的阴道里去吧。”

然后小贾又对贺国才说道:“我要看一看是你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今天我可是准备要被他射进去了,如果真怀上了,你就当是亲侄子养着好不好?如果怀不上,那就说明是我的问题了,你就让他们家小梅给你怀一个,好不好?”

贺国才激动地看了我和小贾半天,最后大声道:“我操,哥们豁出去了,你这个烂货,你就把老子的绿帽子戴到底吧。看看是我有毛病,还是你有毛病。”

小贾搂住我,“当然是你有毛病,姐今天准备被弟弟给种上,弟,把姐……

给操了吧。”

然后她分开两腿。

我挺着硬得不行的大鸡巴,翻身上马,直直地插了进去。

贺国才说道:“我还真想看看,我儿子是怎么被别人给操弄出来的,骚屄,我听说,女人和其他男人偷情时生的孩子都好看,越浪越好,今天,你就好好给老子浪一回。万一真是我不行,你可得给我生出个漂亮点的孩子。”

小贾半躺在贺国才怀里,两只手向后环抱着贺国才的后腰,贺国才两条腿架起贾月影的两只玉腿,并向我完全地张开。他的手当然也没有闲着,上下齐攻、挑逗玩弄、撩拨刺激着小贾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到底是多年的夫妻,对贾月影的性感区了若指掌,只一会儿小贾便一败涂地了。我看着难受,也俯下身去,趴到贾月影的胸前,与贺国才一人一个,品尝起小贾已勃起硬挺的娇羞乳头。

“老公,弟弟,你们弄得我……好痒……老公………你非要人家在外人面前出丑了……。我……求你了……啊……啊……啊……哎……啊……啊……哎……

唔……啊……哎……啊啊………啊…姐姐身子热得厉害……姐姐的水流出来了,你大哥把姐的浪屄已经准备好了……弟弟,来播种吧…在姐姐的花房里撒……”

我挺着鸡巴,对着贾月影热乎乎、溢出一线乳白色浪水的肉洞,缓缓插了进去。贾月影在贺国才的怀里只是轻轻地颤抖着,一直插到底后,贺国才更用力地掰开小贾的大腿,并推着小贾的屁股和后腰,使我一直顶到小贾肉洞的最深处,我和小贾的身体完全地贴到了一起。

“哦………老公……。弟弟的鸡巴已经完全进去了……。嗯……啊……。好难受…………啊……。老公……。我想动一动……你松开我的手好吗…………”

贺国才将小贾的双臂拘到后面,并从小贾光滑的后肩伸过头来,把下巴颏伸到小贾的颈下,弄得小贾仰俯之际,极度地酸痒难耐。我则把手伸到胸部,捉住小贾胸前的一只坚挺的又腻又滑的鸡头肉,不断地摩擦和逗弄着,身体下面巨大的肉棒,在小贾如火如荼的热烈反应中,越来越粗,只是暂时不得动弹,直直地顶着小贾娇小紧窄的阴道,越来越深入她的花房嫩蕊中……

小贾赤裸裸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在我和贺国才两人的三明治式的包夹中,身前背后、上体下阴、内里外在,无一处不感受到极端的刺激,虽然美妙难言,但是前后的夹贴和我与贺国才紧紧的束缚又容不得她半点扭动的自由,只能让她在微微的阴道收缩之中,在似哭似泣的沙哑浪叫中,在柔若细柳的痉挛抽搐中,在一波更比一波高的欲海狂涛中向上无限地攀升、飞跃……

“动吧……顶死我了……老公……亲弟弟……。这样不如杀了你姐姐呢……

哦……啊……哎哟……抽动一下吧……。我的肉洞里开始流啦……。再不动……

姐姐要爽死的……老公……求求我弟弟………插死你老婆吧……嗯……嗯……。

啊…………”

“啊…我真的不行了……我要丢了……老公……我要丢给我弟弟了……我…

啊………我的爱液……。要丢了……。松开手……让我动动吧……只求求你们,在我丢的时候一定要让我动弹一下………”

贺国才给我一个眼色,我居然马上领会了,就是不要马上让她到,于是,我往后一缩,一下子抽出了肉棒。

小贾软绵绵地向后一靠,倒在贺国才的怀里,犹自不停地喘息,但是正是人在半空中的那种极度地空虚,使她的眼神格外地明亮。

“小坏种……你为什么不继续使坏………姐姐这里………好难受的……”

“姐,你再忍一会儿,你的水太多了,弟弟给你吸出一些来。”

“哦,不!不!!”虽然贾月影连蹬带踹,还是被贺国才给压住了上身,抬起了屁股。下面的两条玉腿也被我分成近九十度,两片肥美的淋乳汁鲍鱼发着热腾腾的香味,被我含到了嘴里。

“弟………你非要弄死姐啊……姐真的受不了了……不要……你非要我死的话………请………把………舌………头……。啊……。伸进去……。不要让姐姐半死……不活的……。啊,天啊……受用死了……”

我用手小贾的阴唇彻底分开,露出热乎乎的肉洞,我一面用手反覆地摩擦着小贾硬硬的小阴核,一面把刚才用肉棍捣出的一圈圈白色的浮沫从外到里细细地舔光、吸光。

小贾上身还是被她老公束得死死的,下面的两条玉腿多少还有些活动空间,只能在小腿的挺伸和玉趾的抽搐中发洩出极度难耐的快感。

“我要丢的时候一定要让我动弹一下……”她再次哀求我和贺国才,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地摇头拒绝,小贾终于明白了今天这种艳刑是一定要从肉到骨头实实在在过一遍了,“好吧……”她羞色难耐地抬起手将食指头伸进了口里,准备在痒到极致、快感到巅峰时咬一口来分散一下注意力,却被贺国才毫不留情地再次压到床沿。

贾月影芳心不禁又羞又气,玉靥上娇晕如火,带着哭啼之声呢喃着:“嗯…

坏老公……你非要我被别人弄得爽死啊……好吧,我也不求饶了,弟弟,一会儿你下手越重越好……。把姐姐整死才好呢,哼,坏老公……。你媳妇儿这次可要完全地把身子交给别人了…开始了…。好…痒啊…。对…我的那块肉…你这么挑逗会…出人命的…。啊…求你…把舌头伸进去吧…啊…。啊…啊…。啊…啊…。

啊……嗯…………到了……到了……啊……天……。让我……死吧……”

我感觉到小贾的小腹开始极度的痉挛,花房深处电颤般地激射出一股乳白色的狂流,接下来便全身软成一团稀泥了。她的东西正被我的嘴接个正着,像是一口温热的酸奶,我含在嘴里,品了两下才咽下去。

我再次压到她的身上,肉棍沿着她又热又湿又紧的水帘洞,在唧唧的水声中顺畅地插到小贾最深的穴心里,一面搅动着,一面等待着她的甦醒。

“……。亲弟弟……你把你姐姐给弄死了……插吧………插死我吧………使劲动………好弟弟………姐的身体都是你的……。你怎么动都行……”四五分钟后,小贾终于醒来。贺国才把她放到我的身下,自己挪到了一边,变成了正式的观战者。

小贾这次终于可以躺在床上,舒畅自由地自主动作了,随着我的动作她又羞羞答答地娇啼婉转、呻吟起来,一双明玉般的修长美腿紧紧盘在我的腰际,长长的肉棒带着丝丝连连的淫水,在鼓涨饱满的阴阜中,时深时浅地插入和抽出,厚厚肉壁上的细嫩穴肉,绕着鸡巴发出阵阵无规律的抽搐、痉挛……慢慢地,我的龟头不断碰触到她小洞深处最神秘、羞涩的花蕊……

“顶到了……我……亲弟弟……你操死你姐姐了……。我……我那里已经准备好了……你想射进去就射进去吧……。把你的种子撒满我的花心……呜………

老公……我要先丢了……来吧……。再深点……。钻死我了…………”

记不清多少次的抽插了,我的鸡巴一次又一次地在她的体内深处顶动着,并渐渐加重力度。贺国才平躺在床上,小贾在他身上,用两只嫩藕细葱般的玉臂娇软无力地撑着自己濒临高潮的胴体,我伏在她雪白无瑕的后背上,紧紧搂住她长长的腰身,更加凶狠粗暴的抽动顶入着。

“我又要洩了……老公………你也射吧……给我种上你的种吧……我的花心都完全被你捅开了……可以射了……。”

小贾已经感觉到我的鸡巴突然停止了抽动,在她的体内微微地颤抖起来。

她声音细弱但依然很清楚地对贺国才说道:“这次我们可要一起洩身了,希望他会使我怀上他的种。”

“射了……坏弟弟……你射到里面去了……今天姐是危险期……你把种子射到里面吧……子宫里盛满了……哦…我也要丢了……我丢给你了……只丢给你…

我的好弟弟……”

我一面喷射着一面继续地大幅度抽插,当贺国才亲眼看到我怒射着精液的鸡巴再一次顶到贾月影的阴道内时,竟没有打手枪,而激动地和我同时射了出来!

小贾叉手叉脚地瘫在床上,屁股下垫着块枕头,使我的精液可以在她的阴道里多留一些时间。

中午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贺国才生怕迟则生变,给他的助手打了个电话,让他的助手问一下法律顾问和工商注册人员,如何从公司的股份里分出七分之一,折合七十万人民币的股份,转到我的名下,并让他们尽快准备一份参股纪录书和新的公司章程,保证合伙人不能随意将股份变现或转卖。

晚上的时候,在我临出门之前,他将一份文件送到我的手上:“我的许总,你现在已经是我们公司的第二大股东了。”
第十章 前因与后果
也许是因为近年来自己的经历总是不顺,我的性格有了很大的变化,犹疑和敏感慢慢地替代了乐观与无畏,对于这些送上门的好事,我本能地再次进行了抵制。

“……我再想想吧,我还要和小梅再商量商量。我看,还是……”我几乎不敢看贺国才的眼睛。

贺国才点点头,“我也不逼你。如果你真的觉得我这个人不可信,你也不要替我担心,要怪只怪我自己吧,老是一厢情愿地以为朋友之间都好说……不说了不说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吧。”

“贺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你什么也别说了,”他断然绝然地打断我的话,“现在在这里你还是我兄弟,出了门咱们就…从此你也不欠我我也不欠你,大家相忘于江湖吧。”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对你,你的能力、你的为人、你的心地,我都没看错,唯一看走了眼的、不,唯一没想到的就是你是一个文弱书生,可以让你帮着参谋策划,但是如果要求你更多一点,比如共谋一件大事,比如真正让你掌管一家企业,你还是不行的。你缺乏那种胆略。来,咱们再喝一杯,算是诀别酒吧。”

“贺哥,这一点你说错了,我不是没有你说的那种胆略………”

“行了,别说了,你不用再说任何话,”贺国才一扬脖,迳自把手里的酒喝掉,“这些年黑道白道五湖四海认识了不少人,但没有一个能被我算做是朋友,你,许放,是我唯一的朋友,我怎么能为难我唯一的朋友,要求他做力所不能的情非已愿的事情?!对不起,哥们,我不怪你,你也不用为我担心,哥哥挺得过去!”

“贺哥,我已经决定了,和你一起干!”

“好。”说完这个字,贺国才的欢欣只持续了数秒,接着沉默了一会,看看我,叹一口气,又突然间拉紧我的手,“咱们公司刚刚遇到一个小麻烦,你能不能解决解决?如果你不敢,你现在马上就说,如果你相信我,相信我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生意人,如果你有一定的胆色,咱们……可以试着操作操作。”

“胆色我有,你说吧。”我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的助手刚刚告诉我,我跑的那笔贷款,还是没有批下来,给否了。可是像我们这种私营小企业向银行申请开立信用证,非得要有全额的资金担保的。你原来不是说你们公司制度很松散嘛?公司法人章和财务章都随便使用。你们公司的上级公司又是一家很大的央属大公司,在中行有无限授信额度,你看,你能不能在走之前,利用现在制度上的一些漏子,偷偷地开一个你们公司的担保?”

“老弟,相信我吧,我绝对是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我们收货后一定会履约付款的。这一次的利润,绝对超过20%,只要我们这一步起来了,以后我们的层次绝对就能上一个台阶了。”

我不假思索地点头同意。当时我只是想到,贺国才如果不付款给银行,黑掉那一百多万的话,他就太短视了,如果和劳尔合作做三四年的话,怎么也能挣上个五六百万。劳尔是我一手经营起来的客户,没有我,劳尔是不会搭理他的。


于是当天下午,趁元旦放假,我回到公司偷偷地开了封担保函,盖上章,带着合同的复印件,把担保开立完毕。开保函的时候,我并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而是签上了我们公司老总的名字和财务副总的名字,而我自己的名字,从头到尾也没有留下。但是出了中行的西门,我突然间非常地害怕起来,留不留名字其实无关紧要,真要是出了事,一定能查出是谁的所为。

当天晚上,梅宁和我一起赶到机场,把她的未婚夫林彼得接了回来,并把他送到西四环外一家五星宾馆安顿下来。正好接到梅雪的电话,于是我和梅宁他们便在宾馆分手,回到家里。

“宝贝,你回来了。”梅雪对我的问候只是淡淡地一笑。

等我进厨房帮她收拾晚饭的时候,我要梅雪把菜刀递给我,梅雪拿着菜刀,指向我的胸膛,脸色一变:“你动我妹妹了?”

“动了。”

“我要杀死你。你信不信?”

“……我信。”

梅雪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化了数次,突然她一把扔向菜刀,扑向我的怀抱,一面哭一面捶着我:“我恨死你了!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姐妹通吃啊你这个人渣!”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好由着她闹了半天。

“今天晚上,我请谢名来我家。他一会儿就到。”

“请他?为什么?”

“他已经把房子卖给一家急需住处的小两口了,他们出价也挺合适的。谢名十天后就要远去新加坡了。原本他想找家宾馆凑合一下,我想,不如让他到我家里住两天。”

“那怎么行?就这点地方?让他睡外面的沙发?”

小梅突然红了脸,转过身去,“……你去睡。”

我从后面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扯到我的怀里:“小浪货,你敢!”

“谁让你和梅宁苟合了!我只是说说玩的,你还真做了!她有什么地方比我好!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那谢名有什么地方又比我好!”

小梅格格地笑着在我怀里扭动起来。“他有些地方是比你好!老公,我都已经让他玩弄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反正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你不想看看,我在别人的怀里,是什么样子吗?”她面红耳赤,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

“不行!我觉得噁心!”

“不噁心的,我保证很美的……”小梅一面说着,一面甩开我压在她脖子上的手,跑了出去。

我愣了一愣,热血涌到脸上,心情异常复杂,没想到,事情终于发展到了这一步,一切,我终日想往、又不敢面对的一幕,就在今天晚上,要活生生地发生在我面前了。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情景,自己的妻子,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一丝不挂,与另一个男人,疯狂地交合着。

我追到里屋,小梅站在镜前,脸上的红潮还没褪去,胸口一起一伏,显得格外动人。

我和镜中的小梅对视了片刻,小梅再次羞怯地笑了:“其实我更不好意思,真的!”

“那你为什么还………!”

“我只是觉得好玩。老公,嗯,同意了吧!老公!我知道你也是很想的,只是放不开罢了。是不是?”她撅着嘴开始撒娇。

“你要是不同意,我………我就和他一起走,你就要永远失去我了!求求你了!”

“好吧。”我违心地说道。

小梅的眼睛在我脸上打了个转,“不要担心嘛,不噁心的,我向你发誓,一会儿,我保证,保证给你演出最最精彩的一段……黄片。”

“可是,可是我从来就没有睡过沙发,让我睡十天……”

“要么,你和我们一起睡?”小梅的眼睛一闪,勾魂摄魄的灵气,使我不能自己。

“……行吧。”

“我是说,你和我们一起睡,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动我。”

什么!这个浪货!我真的气坏了,同时,也真的非常地激动!看着小梅的嘴巴一动一动地,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她的嘴里还要冒出些什么更令人激动、也更令人恐怖的话来。

“我是说,你一根指头也不能动我。就这几天,行不行,老公?我的身体,你都享受了这么多年了,按你以前的话说,都有些审美麻木了。这次,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审美和体验美,好不好?”然后小梅将酥胸微微挺起,小腹也收得紧紧的,两腿微颤着并拢,“让他的手指,他的嘴巴,他的鸡巴,把你身边的美,以全新的方式,激发和演绎出来。”

“好吧。那今天晚上,就由你来安排了。女大不中留,妻浪也留不住,你…

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看着小梅娇美的肉体,我的鸡巴硬得像块石头。

“吃完饭,我去洗个澡,把自己的身体,干干净净地交给他。”

“那我呢?”

小梅眼珠子转了转,忍着笑意,假装正色道:“就没你什么事了。”

“什么!”我一把就把小梅推到在床上,去骼肢她。

小梅倒在床上,把腿蜷起来,躲避我的攻击,格格笑着求饶道:“要么给你安排一个美差,和我一起洗澡。”

“真的!”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里才从万劫不复的沉沦中略看到一丝乐观的希望。

“你帮着我收拾。把我的里里外外都洗干净,帮我换上最性感的衣服,然后把我抱出去,像过去的太监,把妃子送到皇上的床上。”

“好吧。”我的心和我的声音一起沉到了地平线的下方,黑暗的一面。

听到我平静的回答,小梅反而有些不安了,“老公,我、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一下子平静下来。

“没什么。”

“老公。”她促不安地看看我,两只手不知所措地搂着我的腰,“老公,我……我是不是有些过份了?我只是想让你得到一些特别的刺激,……要不,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别来了。”

“好吧。你想听我说实话吗?你刚才的话,确实伤了我。这个游戏,如果到目前为止,还算是游戏的话,就打住吧。”我的语气更加淡然。

小梅真的吓坏了,她马上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小谢吗?我。今天晚上,你别过来了。嗯,对,我和我老公有事,你,别来了。没事,我没事,你先……”她一面说着,一面可怜巴巴地看着我的眼睛,一只手还抓着我的手,摇着荡着。

“对……这两天,你都别来了……真的不行……不好……嗯……不会的,还可以见面的……到时,我去机场送你。好不好?行。你注意身体……好……我知道了……我没事。”

我突然有些后悔(海岸线苦等的读者可能也会骂我死的),从她手里一把夺过手机,刚想说两句,才发现自己上了个大当,原来,那手机竟处在关机状态。

小梅笑到喘不上气来,她一面在我身下挣扎着,一面还用手护着下午刚刚做好的头发。

“小骚屄,你想找死啊!”

“……老公,我错了。你就让我一次错个够吧,让我胡来一次吧。”

“行了,行了。我都由着你了。真把你给惯坏了。”

“老公,我把你写的小说都给他看了。我知道,你其实想看看我被他插进去的情景?是不是?他也挺喜欢你这个人的。他说,保证让他这一次看个够。”原来谢名也看过我写的东西了,我脸上有些发烧。

“小谢说,这是挺正常的。只要你情我愿他乐意,这是我们三人间的乐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今天,会不会有事?我是说,你的月经……”

小梅突然有些腼腆,她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抬起脸看我,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有种无法形容的美,“今天是最危险的一天。如果真给他怀上了,你能接受吗?”

我的鸡巴硬到不能再硬,“你……呃……你真的想?你这么爱他?愿意为他生个孩子?!!”我结巴起来。眼前的梅雪,实在不像是我共同生活了六年的妻子。是不是女人,一旦出轨,其行为,就特别异常而不可预料?

“嗯。我挺爱他的。不过你不要吃醋,这和与你的夫妻之爱不是一回事。”

我不想再理论这些事,摇摇手,“好吧。反正交两三万,就可以给小杂种办个户口了。而且,我也马上要离开国营公司了,不用怕被开除公职了。”小梅以为我只是说笑,眨巴眨巴眼睛,没再说什么,只是笑得特别地腼腆,像个动人的新嫁娘。

我把这种感觉和她说了,小梅偎到我怀里,身子滚烫,情热致极。

她转过脸,声音低低地,“我用一种公式算过了,晚上十点到十一点,最好是十一点,如果他射进去,肯定会怀上…你这个绿帽,这次可要戴一辈子了。”

“现在我去做菜。你去准备衣服吧。既然这样,我们都决定了,那你就好好地享受他的鸡巴,让他也好好地享受一次我老婆。”我把小梅抱着镜前,小梅只是闭着眼,不敢看镜里的自己。

当我收拾好晚饭,门铃正好响了起来。

我心里一阵狂跳,一时间连喘气也很困难。

小梅开门将谢名迎了进来。

“你许哥在里面做饭呢。你先去招呼一下他吧。”我听到小梅这样吩咐他。

当谢名和我面面相视时,我发现,他比我还要窘迫。这是自然的。因为他毕竟是一个闯入者。我沉静下来,与他热情地打招呼。

小谢有些手足无措,坐在客厅的饭桌旁,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他怔怔地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梅坐在我身边,脸色也是绯红一片,不言不语,只是胡乱地夹着菜。我踢踢她的脚,她也只是用眼角扫我一眼,什么话也不敢说。我只好重新安排坐位,让小梅坐到小谢的身边。小梅虽然脸色更红,但是这层窗户纸终于捅破了,她才言笑宴宴,并挑着小谢和我喝起酒来。她自己却是一口未动。

“小谢,这几天,要谢谢你替我照顾我们家小梅。”小谢还没有反应过来,小梅也只是呆呆地看着我。

“小梅经常和我联系,她说,你给了她我过去从来就没有给过的感觉,她真的很舒服。”

小梅娇俏动人地啐了我一口:“死人,你说什么呢!”

“我说的是实话啊!”小梅脸面有些挂不住,将筷子扔到桌上,起身就要跑回卧室。

我一把拉住小梅,将她重新推向小谢的身边。

屋里的空气,渐渐地被香艳淫靡的气氛所浸没。

谢名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他即将到新加坡展开的工作与生活。

我眼角看到,小梅的脚勾上了小谢的脚。

一双娇小的脚穿着一双厚厚的白色绵袜子,因为蹭到小谢的皮鞋,沾了一点黑色的污迹。

“小梅,怎么忘了给小谢换上拖鞋?你看你的袜子都弄脏了。”我看着小梅和小谢勾到一起的脚,假意问道。

小梅窘迫不堪,连忙将脚挪开,并像个生气的小猫一样红着脸向我龇龇牙。

“小谢,你和我家小梅在你家里吃饭,也是这样的情景?”我假装好奇地问道。


“就是吃饭呗。”小谢慢慢地放开了拘谨,向小梅挤挤眼,然后回答我。

“你……你们没有一面吃饭,一面做些有情趣的事?”

“就不告诉他。”小梅将身子贴向小谢,同时将小谢的手拉向她的后腰。小谢犹豫了一下,便搂住了小梅。

“小谢,你占有了我老婆,总不能不给我个交待吧。”我目光炯炯地盯着小谢。

“有,一面吃饭,一面吃你老婆小梅。”小谢也俯向我,含着笑意慢慢地说道。

“是吗?小梅大活人一个,怎么吃啊?”我假装不解。

“小梅过生日那天,小梅让我把给她买的蛋糕放到她身上,我一面吃着,一面喂着她,一面摸着她,渴了呢,就喝她流的水。一股一股的,蛋糕没吃什么,倒是让我喝了个水饱。”这个家伙,他可真会享受小梅啊!

小梅嘤咛一声,羞渐之下,双手使劲地捶着小谢,“你坏你坏!让你不要和别人说……”

“他是你老公啊。我这么欺负你,他也该知道你所受的委屈啊。”小谢一把抓住小梅的双手,当着我的面,将小梅搂到他的怀里。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小梅红着脸,想接受他的亲近,看着我,却又再次迟疑了。

“没事吧,我猜梅雪很喜欢这种感觉,梅雪,你说呢,你觉得受委屈了吗?

过去我倒是没给过你这种委屈,是不是反而委屈了你呢?”我继续开着小梅的玩笑,但是心里,闪过一幕幕小梅以往的生日,从来也没有这样的情趣和浪漫啊!

心痛之余,兼有种特别的感觉,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切断我的脖梗,感觉到极致的锋利与痛快!

小梅好像是体会到我的感觉,她突然间推开了谢名,走到我的身边,柔情无限地搂住了我。我不好意思地看着小谢,夫妻俩正常的亲近,我却有种难为情的感觉。

“小梅真的很爱你,许哥。”小谢定定地看着小梅,失落中这样对我说道。

小梅没有理会小谢的话,专注地看着我问:“我不喜欢你叫我梅雪,好像有些生分,多少年了,你不一直是叫我小梅的吗?”

“小梅……”我搂住了她。

小谢干咳一声,起身离开,坐到了沙发上。

我向小梅努努嘴,“我没事的,好老婆。别忘了,今天晚上他才是你的主角。”

小梅红着脸,亲呢地亲了我额头一下,才轻盈地转身走到小谢的身边。“你不吃了?”

“饱了,挺好的。小梅,……我……想走了。”

“为什么?”小梅转脸看看我。

“美色当前,你为什么要走?”我也走到小谢的身边,搂着小梅问他。

“……我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感觉自己好像是个第三者,扰乱了你们的生活。”

小梅探询般地看看我,见我点点头,她也向我点点头,做出了决定。

“哥哥,这几天,我就是你的亲亲娇老婆,想怎么疼我就怎么疼我。你不要再顾虑他,就当他是个没用的摆设。”她还眼角含笑地撇了一眼,说完,便一屁股坐到小谢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死死地亲了他一口。

我愣愣地站在原处,全身血液似乎冻住了,“就当他是个摆设。”这句话,就像激雷在我的耳边一阵轰响!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人得到的越多,失去的也就越多!亲眼看到自己美艳的妻子与别的男人亲热,于我这样的男人是一种别样的性刺激,一般人无福享受,但是,心里的创伤,又与何人倾述,只有海岸线的同仁们,可以铭证了。

“许哥有些生气了,什么叫没用的摆设!”小谢连忙推开她,斥责小梅。

“不会的。”我见小梅一吐舌头,便宽厚地笑一笑,“我宣布,经征得梅雪原配丈夫许放同意,从现在起,”我看一看表,“十二月三十一日九点十分,直到一月十日,梅雪小姐将是谢名先生的正式妻子,要服从他,爱护他,顺从他…

现在,请你们伸出双手……”

小梅和小谢含着笑,伸出了双手。我促狭地引着小谢伸出的手,伸进我妻子梅雪半开衣襟的胸口,并将小谢的另一只手,导向我妻子小梅的裤裆处。

小梅只穿了件淡黄色的轻薄的纯毛衣,胸前鼓鼓的地方,马上就被小谢的手撑得更高。

她下身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直脚长裤,是那种松紧式的裤腰带,手伸进去非常的方便。我眼睁睁地看着,小谢的那只左手,不费任何力气地伸向小梅最香艳神秘的下体,只是直接伸进小梅的裤衩,或是还隔着最后、也是人间最薄的织物,隔着衣物我就不得而知了。

“老公你坏死了!”小梅没有一丝挣扎,只娇啼一声,便倒到小谢的怀里,任其上下大动其手。

“你是说哪个老公坏啊?”小谢当着我的面,一面用手尽情地轻薄着小梅,一面用言语逗弄着小梅。

“你就是我的老公,我没有别的老公了,是不是,许放?”小梅有气无力地接受着他的爱抚,同时继续刺激着我。

当我把饭桌收拾完毕后,回到客厅,看到小谢还坐在那里,小梅已经去洗澡了。

“许哥,这些天,那我就住在这里了?”

“行。没事。”看到谢名同情的眼神,我感觉到很不悦,但是面上却愈加热情。

“一会儿,我进去帮小梅搓搓背,……也帮她准备准备。”

“小梅可是我的妻子,你不要动手动脚啊!”

“去你妈的。”我也含笑踢了他一脚。

“说真的,许哥,有些话,只是挑情的时候说的,有些开玩笑的成份,你要是想上,随时可以替下我。”

我心里更加难受,王八蛋,小梅是我妻子,还用得着你让!但是,表面上,我只能回答说:“就当是个游戏吧,大家都已经说好了的,不如按规则玩,才更好玩。”

这时,小梅在洗手间里叫我的名字:“许放,进来吧。”

我向小谢挤挤眼,示意他也可以准备了,然后便脱光了衣服,走进洗手间。

在腾腾的雾气中,我见到一具窈窕光滑的肉体,背向着我,笔挺的小腿,微翘的秀臀,细长的腰身,两边各有一只小白兔,一跳一跳地,看不真切,却更诱人。

“许放,我美吗?”

“梅雪,你真美。”

“行,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叫我小梅了,你要叫我梅雪。我可是谢名哥哥的妻子了,我要转身了,只许看,不许动!”小梅一面说着,一面将风情万种的正面胴体转向了我。

秀美的短发,半盖住小梅秀气的脸庞,一直搭到她的下颌。另外一边的脸,光洁如姣美的半月。细长的单眼皮的眼睛里,占满眼眶的又黑又亮的眸子里含着盈盈的笑意,半张的双唇,丰厚润泽。浅浅的酒窝,似谑似笑的荡漾着情欲的涟漪。

细长的水珠,沿着她高耸的乳房上,流向她的腹部,再汇成万道水流,一直流向她茂盛的阴毛。大腿还是那样的修长结实,小腿的曲线还是那样的健美与迷人,只是这一切,在未来的这几天,我都无福消受了。

“我的脸没有她的俊,但身条比她美吧?”我半响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指的是她妹妹。我叹了口气,轻轻地伸手欲抚摸小梅的乳房。小梅假意躲闪了一下,还是让我抓住了她的乳头。

“这是最后一次了。说好的,我现在是谢名的妻子。”

“真不让我动了?”

“不是有更好的在等着你吗?纯洁的初恋,多好。”

“她老公也来了。”

“哦,可怜的家伙,想回来找你老婆了?我可不管,谁让你动梅宁了?不让你吃点亏,长点记性,我梅雪就不算是女人。说好了,我要尽情地被他玩,馋死你!”

看着梅雪性感淫荡的肉体,我实在忍不住了,搂着她就要求欢。

梅雪坚决地把我推开。

“行了,我洗得差不多了,你帮我擦擦吧。我吹吹头发。”

我只好拿起毛巾,将小梅上上下下擦拭干。小梅专注地吹着头发,对我的服侍和偶尔的触摸无动于衷。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家庭乱伦

家庭乱伦
点击:29405-2615:35处女姐姐的小嫩屄
点击:52404-2611:39妹妹公车上
点击:25605-2615:31媳妇太漂亮
点击:41505-0401:18高冷小姨妈
点击:30805-2514:54风骚表嫂勾引我猛操
点击:120702-0801:42家里屈辱的妈妈
点击:24105-2813:33被我诱奸
点击:155011-2403:31守寡的岳母
点击:60804-2214:56虎子妈妈的屁股
点击:83004-0116:44父子同一屄
点击:93203-3010:34偷干岳母不小心吧肚子搞大了
点击:26305-3116:24想也想不出的乱
点击:57804-0717:06我与小姨子在厨房彻底沦陷
点击:36906-0716:21网站电影下载说明
点击:46204-2215:03妹妹的初拥穴
点击:27405-2615:34小姨子变炮友
点击:65104-0220:14青春期女儿
点击:19805-3116:20情欲深渊
点击:22505-3116:19我和小妹的故事
点击:49804-2215:03家庭侵犯
点击:26405-3116:21成熟妩媚的妈妈
点击:25605-3116:19大嫂被插的浑身酥麻
点击:57404-0814:41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
点击:24305-2813:27小缨的小屄
点击:61204-1114:37偷摸插入熟睡小姨子
点击:48705-0820:34老婆带着小姨子与我激情双飞
点击:180806-2302:59我家的乱伦
点击:22705-2615:32强奸小湘
点击:135011-2403:33淫父欲女
点击:68304-0220:04和妈妈去逛百货公司
点击:61304-0511:45女儿的后庭花蕾
点击:115701-2114:01田野里的玉米01
点击:114107-0502:46公公泡儿媳
点击:35405-0820:34姐姐偷情做爱
点击:158106-2702:18一对亲生母子乱伦的故事
点击:53604-1017:27护士的女儿
点击:151211-2403:31儿媳妇是个尤物
点击:42905-0820:31离婚的嫂子和我发生了性事
点击:67303-1017:12老婆出差了, 我在家
点击:26605-2615:33帮小姨子受精miroa
点击:149507-2602:49勇插奶奶,岳母和妈妈
点击:26205-3116:18老婆和岳父做爱
点击:20905-2615:36可爱的雅雅
点击:155211-2403:33在哥哥面前强奸了嫂子
点击:58004-2813:49喝醉酒和妈妈享受
点击:35305-1917:23姐姐勾引我操她
点击:24605-3116:23小姨子的床
点击:61303-2816:49我是个畜生,我对不起女儿
点击:75003-1909:47当着女友爸爸的面和她女儿
点击:56304-1216:15被姐姐做了三次
点击:121311-2403:31公公的淫奴
点击:43904-1216:14姐姐教我生理课
点击:68804-0319:04多年的岳母
点击:27005-2615:34诱惑爹地的小宝贝
点击:174507-0402:20我轮流干了妈妈和她的三姐妹
点击:63303-3117:44美儿媳
点击:21105-3116:22胡来的胡思乱想
点击:26105-3116:20舅妈的叫床声
点击:26005-3116:19我和妈妈的乱伦经历
点击:67903-3117:43失控母子
TOP反馈